• <span id="67lbc"><output id="67lbc"><b id="67lbc"></b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1. <strong id="67lbc"></strong>

        【封面人物】聂建霞:奋战在洗煤一线的“黑玫瑰”

        2019-03-08 09:11
        • T大

          □文/图 郝青峰

          人常说,矿山是男人的天下。而在长平洗煤厂,女工所从事的工作同样重要,尤其是模块司机岗位上的女工们,面对艰辛的岗位环境与繁杂的工作量,干起活来,她们都毫不逊色于男人。聂建霞就是这些女模块司机中的一员。

          作为长平洗煤车间第一批女模块司机,聂建霞22年来始终默默奋战在洗煤厂一线,绽放着新时代煤矿女工的魅力与光芒。

          A 长平洗煤车间第一批女模块司机中的老大姐

          47岁的聂建霞是个老晋煤人,1997年刚参加工作进入王台矿洗煤厂,2008年12月初,长平洗煤厂正式投产运行,聂建霞从王台调到长平,成为长平洗煤车间第一批女模块司机。而作为这个岗位上的老大姐,聂建霞义不容辞担当起了领头人。

          刚到厂里时,车间处于前期调试阶段。由于技术人员短缺,加上大批量设备的投入使用,煤泥水处理、重介分选等系统设施都处于摸索阶段,相较原来在王台洗煤厂只需看护少量设备而言,在新的环境中,聂建霞的工作量成十倍地增长,一开始都适应不了。聂建霞坦言,长平洗煤厂的女模块司机一共只有13名,被分配在4个工作组中,然而当时设备太多了,一个组里三四个人根本看不过来,经常这边的设备还没有巡检完,那边的浅槽就发生了堵卡,等走过来停车闭锁时,往往就堆了煤,遇到这种情况时,大家都要动手清煤。后期,随着系统的逐步稳定运行,堆煤事故也越来越少。但是,由于厂房空间大,系统设备多,系统在带煤状态下运行,巡检工作一刻也不能出现空挡。

          建厂初期,由于山上不具备开灶条件,聂建霞和同事们通常都是自己带饭上班,考虑到职工工作的辛苦,长平公司为她们提供了饮食补助:一个碗装方便面、一个鸡蛋、一根火腿肠,外加一瓶矿泉水。后来,矿上用餐车送饭到山上,再后来,聂建霞和同事们到尾煤公司餐厅打饭,总算是能吃上口热乎饭。

          聂建霞坦言,洗煤厂的起步阶段,大家真是吃了不少苦,但是她和姐妹们无怨无悔,只是一股脑地扎根岗位,看好设备,洗好煤。

          B 运动量大工作一年相当于跑了74个马拉松

          很多时候,模块司机岗位很忙,为确保车间各个系统能够高效平稳运行,模块司机在岗时必须高度集中注意力。

          每当接班以后,模块司机就像上了发条一般,一刻也不能停。聂建霞和同事们都会手持矿灯,身着厚实的工作服及雨靴,在车间各个角落进行巡检。有时,聂建霞在岗位上观测筛面、磁选机时,身子离水面特别近,高速旋转的煤泥,就会为她“打扮一番”,一个班下来,变“花脸”便最寻常不过。“这其实没啥,比起井下工人,我们的环境好多了,再说环卫工人每天清扫运煤公路,他们吃的灰不比我们少,时间长了,我也就习惯了。”聂建霞说道。

          对模块司机来说,一个班12个小时下来,二十多趟的巡检次数都已是家常便饭。“我曾经数过,咱们模块司机巡检一趟,少说也得三、四十分钟,且每次都要上下六层铁架平台,攀爬上千次的台阶数,加上在每个平台上的移动距离,一个班下来,每个人的步数至少都会超过两万步,有的还会超过三万步。”车间主任姬树林说。

          如果将步数换算成公里数,上一个班,聂建霞将近行走15公里,按照她所在车间“上四休三”的排班计划,一年下来,上208个班,全年要走3120公里路,意味着,她全年要跑74个马拉松。可想而知,这样的运动量,对于专业的运动员,有时候都是十分具有挑战性的。

          由于大步量的行走,每个班,大家都会出很多汗,加之岗位环境潮湿阴冷,汗水往往会伴随煤泥水,渗入绒衣,在湿闷的状态下,只要在岗,大家的衣服就基本上干不了。“夏天还好,虽然潮一点,闷热一点,但还能忍受。一到冬天,车间内的暖气无法得到正常供应,身上潮湿得就很难受。尤其在夜班,特别是在后半夜,冷得就实在顶不住。有时,当杂物聚集在狭窄的设备中时,我们还得上手,一点一点把卡槽上的絮状物拽下来,即使在寒冷的冬天,也只能靠双手去感受杂物所在。”虽然工作环境很艰苦,但要强的聂建霞从没有叫苦喊累。

          C 舍小家为大家用真情书写对矿山的热爱

          作为第一批来到长平洗煤厂的女模块司机,聂建霞将自己最宝贵的年华奉献在岗位上,十年如一日,而她背后付出的辛酸痛苦却往往没有人知晓。尤其是母亲的去世,在她心里是永远的痛。

          2008年12月,就在刚刚入职长平洗煤厂的第十个夜班,凌晨4点钟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。“姐,妈走了,下了班赶紧回来吧……”此时,聂建霞已经听不见电话那头妹妹在说些什么了,感觉整个世界仿佛被颠了过来,几个小时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母亲,说没就没了。她赶紧向班长请了假,说家里有急事,便直奔医院。凌晨4点多,她从洗煤厂下了山,来到矿口的国道上拦车,然而来往的车辆少之又少。就这样,她在路上站了一个半小时,最终只能拖着疲惫冰冷的身体回到了矿上,独自一人坐在公寓门口,等天亮才搭班车回了家。

          没有人知道,在这个夜班前,她刚刚给母亲做了一顿不烂汤,并且陪老人开心地吃过生命中最后的晚餐;没有人知道,晚饭后,母亲就像是预感到什么,不舍得她去上班,曾经求她留下来再陪陪自己。母亲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去了,留给她的却是无限苦楚。其实,当时车间系统处于调试阶段,那天晚上工作量也不大,聂建霞本可以请假的,但为了尽早地促进车间系统平稳投入运行,为企业创效,她还是选择了坚守岗位。

          工作22年来,聂建霞因工作出色,连续多年被长平公司评为“巾帼标兵”、“劳动模范”、“三八红旗手”。在那条阡陌交错的巡检小路上,她用自强践行着责任,用真情书写了对矿山的热爱。

        热点新闻
        上拉进入智能版

        晋城新闻网 www.jcnews.com.cn

        中华彩票网